香港特区政府选定4个地点作长期检测中心冀下月提供服务

(抗击新冠肺炎)香港特区政府选定4个地点作长期检测中心 冀下月提供服务

中新社香港10月31日电 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31日在一个电台节目中表示,当局已经选定4个地点作长期检测中心,招标程序大致完成,中心运作配套亦已准备就绪,期望下月之内提供服务。

对于大数据在疫情防控过程中起到的作用,张文宏表示赞同。

吴凡表示,今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中,新技术的应用场景将更加广阔。不仅是医疗方面,甚至包括气象数据、农业部门的数据和动植物的数据等,都会参与到公共卫生体系当中。

她同时认为,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跟人类终极命运捆绑的方向应该是一致的,机器不是取代人,机器要去做人的大脑不可及的地方,“因为教育背景、知识背景、知识体系,一个人的经验,人的一生是有限的,但是机器可以做到,把前面几辈人的智慧都集合在一起。”

绿党党首 安娜米·保罗(Annamie Paul ):他们不应在国会中玩这种政治游戏,而是应该着眼于加拿大人民的迫切需求。我请议员们都能降低调门。加拿大目前正在经历的前所未有的危急时刻,议员们在这个时刻吵吵闹闹不合时宜,我们应该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,处理手头上最紧迫的关键问题。

可见,保守党利用这个事为自由党设计了一个“连环套”的陷阱。虽然保守党提出的动议是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丑闻。但是谁都知道,调查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查清楚特鲁多是不是搞了“裙带关系”。根据目前的民调结果,即便此时大选,保守党也不可能上台。也就是说,保守党的目的不是上台执政,而是要利用丑闻调查过程羞辱自由党。如果自由党提前大选,那就要背负上不顾疫情而提前大选的恶名。换言之,保守党为执政的自由党设计了一个“连环圈套”,既要羞辱自由党,还得让自由党为此“买单”。

保守党设下“连环套”陷阱 自由党发动反击

10月31日,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透露,特区政府已经选定四个地点作为长期检测中心,招标程序大致完成,期望下月之内提供服务。图为位于港岛的鲗鱼涌社区会堂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

对于为什么要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时刻还要搞这种政治争斗,保守党的议会领导人杰拉德·德尔特尔(Gérard Deltell)解释说:“反对党的职责就是对政府进行清算。”他声称,想要提前举行大选的是自由党党首、总理特鲁多,而不是保守党。确实如此,因为能够宣布提前举行大选的人是政府总理,也就是执政党的党首——特鲁多。

对于传染病防控方面,吴凡认为,大数据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经过一番唱票,自由党获得了新民党和绿党多位议员的支持,结果显示180票反对该项动议,超过了众院338个席位的半数,从而避免了加拿大提前举行大选。

他又具体指出,大数据临床应用还存在比较多的障碍,不像流行病学领域的应用。在临床上,很多特殊案例都超出了人工智能的算法边界。AI在影像学领域发展很快,但面对新冠肺炎这一新发传染病,当没有足够数据“喂”给AI,甚至无法正确读片,最终还是只能依靠医生的经验判断。

医生会被AI取代吗?对此,张文宏并不担心。在临床上,他也不太主张用大数据替代简单的问诊,他说“宁可把机会给护士或者是年轻人。”

“所有的电子病例都是有价值的,比如从北京到上海可以拿到所有的病例,现在人可以被取代掉吗?不可能。人不能什么事都不做的,全让机器做,这不是什么好事,所以大数据将来的发展,我个人认为一定要精准,哪些东西能给我们做增量,不是取代我们,取代毫无意义。”他称。

此外,还可以通过大数据来感知生态文明,“通过数据模型可以对未来预测,比如今年上海雨水多、天气比较闷热,那么蚊子就更容易生长。”

双方此次席位上的较量可说是旗鼓相当,保守党获得了魁北克党团的支持。在338个席位中,自由党占154席;保守党占121席,加上魁北克党团的32席,达到了153席。在这种格局下,新民党的24席,以及其他小党的7个席位就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吴凡:大数据能动态感知病例关联情况

张文宏同时强调:“大数据的发展必须跟人类的长远发展方向一致,这样是有盈利的;大数据把人取代掉,用机器取代人成本更低,这是错的。大数据发展一定要跟人类使命、人类命运共同体保持一致,如果不一致,大数据只追逐利润,我个人觉得会失败。”

执政的自由党显然不愿意让反对党继续调查“我们”慈善机构丑闻。于是,自由党为保守党准备了反击措施。

外界普遍认为,特鲁多不可能与这桩自己家人全部卷入的丑闻彻底切割,调查的过程必定是越抹越黑。即便最终的结果是他没有卷入此事,他和自由党的政治前景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。自由党指责保守党是在发起一场对自由党的信任投票。其实是有两层含义,一是指责保守党在疫情期间玩弄政治。二是警告保守党,如果这个动议在众议院获得通过,自由党就要举行大选,而保守党要为可能提前发生的大选负责。

陈肇始表示,市民可以自费到这些长期检测中心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由于特区政府已提供检测地方,期望检测费用可以因应调低,当局亦会购买部分服务,一旦出现小型暴发时,会免费为受影响的市民检测。

4个检测中心分别设于鲗鱼涌社区会堂、梁显利油麻地社区中心、沙田沥源社区会堂以及元朗市东社区会堂,每日早上8时至晚上8时开放,期间会有1小时进行深层清洁,假日无休。

这项动议是由最大的反对党——保守党——提出的。执政的自由党政府称,这项动议是在发起一场对自由党政府的新任投票。换言之,如果这项动议获得议会多数支持,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宣布提前举行大选。

他坦言,对于传染性疾病,其防控核心便是快。上海自新冠肺炎疫情早期就使用大数据,为疫情防控提供了一个可以操作的时间窗口,取得了良好效果。但他同时指出,要充分地利用技术,但是不能迷信技术。

同时,吴凡认为,通过大数据进行深入发掘,可以分析该病例的发生时间、空间以及气象等,跟市场、农产品等之间有什么关联。

加拿大议会众议院当地时间21日将投票决定,是否成立一个反腐败专门委员会,对“我们”慈善机构丑闻进行调查。

其实在这里,自由党偷换了概念。因为保守党的动议并不是一个信任投票,而是要成立一个反腐败专门委员会继续调查“我们”慈善机构丑闻,这不是一个信任投票。自由党之所以把对这项动议的投票称为“信任投票”,实际上是把一个总理的道德瑕疵变成了党派之间的政治争斗。

7月11日上午,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健康云峰会上,特别设置“战‘疫’双侠高峰对话”,“疾控女侠”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、“硬核医生”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教授张文宏进行主题为《人工智能如何应对全球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?》的高峰对话。

张文宏:要充分利用技术,但是不能迷信技术

然而,无论投票的结果如何,这次议会上演的政党之争来得非常不是时候。

对于政坛两个最大政党之间的这种争斗,绿党党首安娜米·保罗(Annamie Paul )看得非常清楚。她就此发表声明,敦促保守党和自由党都能为眼前的争斗降温,她说,这种边缘政策是“不受欢迎的戏码”。

两党为政治前景投下巨额赌注 仿佛一场闹剧

但吴凡也补充道,医疗人工智能发展的当下,除了为人类做贡献,一定也要注意,它是不是会伤及人类的利益,这些利益包括个人隐私等。

吴凡也赞同张文宏的观点。

另外,香港卫生署已在香港国际机场开始就一项RT-LAMP快速核酸检测技术进行评估测试。陈肇始表示,现时有关测试只进行了几日,暂时未有数据,不过她强调特区政府会评估快速检测的灵敏度和可靠性,严防输入个案。(完)

她表示,自由党和保守党为政治前景投下巨额赌注,玩这种机关算尽的“胆小鬼游戏”,不可能有赢家。

借用新民党党首贾格米·辛格在投票举行之前的发布会上对这场政治争斗的定义,那就是——一场闹剧。(总台记者 张森)

“以往,我们每个医院发现传染病诊断以后,诊断的是单个病人。单个病人诊断以后,即便信号通过网络报告,但如果没有大数据的智能分析动态感知的话,一个医院报一个,A医院报一个,B医院报一个,这两个之间是没有办法进行关联的,现在有了人工智能大数据之后,第一个作用就是不同地方发现了散在病例,可能是有关联的,可能第一时间显现病例报告,或者是呈现非常态情况下的爆发或者是聚集,动态感知马上就能知道。”吴凡说。

对于大数据给医疗带来的便捷性,两位专家均给予了肯定。

相关推荐 张文宏:哈萨克斯坦的”不明肺炎”大概率就是新冠 张文宏:中国疫情已结束 药物疫苗是为未来而造 张文宏:从抗疫表现看 人工智能的运用仅仅是起点